欢迎您,进入eenet官网!
当前位置:广州远程教育中心 » 企业新闻 » 以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学习型社会共享共建——CEO谢巍在中国远程教育学术圆桌会议上的演讲

以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学习型社会共享共建——CEO谢巍在中国远程教育学术圆桌会议上的演讲

  学习型社会的建设离不开数字化学习这一推手,其核心是“共享数字化学习、共建数字化资源”,实现“共享共建”的关键是建立起区域数字化教育的公共服务体系,以服务促共享,以应用促共建。

  十年来,广州数字化学习港立足广州,开创了一系列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的模式和机制,合作开展了政府行业教育、高等学历提升、职业能力培训、中小学校外教育和生活能力培训等诸多领域的数字化教育应用,多项应用开创了行业先河并获得业界与用户的肯定。通过创新建立了入院校、入社区、入企业的现代服务模式,至今,基本实现了组织者满意、学习者拥护的良好局面。广州数字化学习港在学习型社会建设中的作用、地位,以及组织模式、运行机制和服务模式得到行业专家、兄弟城市同行的广泛关注和指导。

  我们在实践当中认识到,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难点主要存在于数字化学习共享与资源共建两个方面。学习型社会的建设,既需要可共享的资源内容,更需要可支持学习者共享学习的服务模式、机制及方法。数字化学习共享的主要难点是理念认识存在不足和共享服务投入少,这两点制约了学习共享的可持续性与普遍性,并正在严重制约资源共建的积极性。建立公共服务体系,以有偿服务的运营模式为基础,进一步加强政府购买服务,体现公益性,是实现可持续性学习共享发展的关键。数字化资源共建的主要难点,一是缺乏资源建设的目的与动力,二是缺乏资源建设的数字化专业能力。建立数字化资源共建公共服务体系,引进专业数字化教育服务机构,建立合作共建、委托建设等模式和市场化的机制,是推动数字化资源共建的有效办法。

  学习型社会的建设离不开数字化学习这一推手,其核心是“共享数字化学习、共建数字化资源”,实现“共享共建”的关键是建立起区域数字化教育的公共服务体系,以服务促共享,以应用促共建。

  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是以与经济发展、教育发展和人的基本素质相当的区域为范围,立足区域中心城市,以政府为主导,院校(教育机构)为教育主体,专业数字化教育服务机构为服务主体的供给综合体,服务于全体社会成员学习需求,并服务于越来越多的办学组织的学习支持服务要求,其核心作用就是实现“共享共建”。数字化学习资源的共享共建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工程,建立合适的共享共建机制将直接关系到数字化学习资源共享共建的成效。

  在共享模式与机制方面,应以服务促共享,为实现“人人皆学、时时能学、处处可学”提供共享的服务和手段,通过共享环境的建立和可持续共享服务模式的建立,向学习者传递价值、理念,提供学习组织、教学服务、学习方法等服务。要以政府的规划组织投入为主,以区域数字化学习公共服务体系中的专业教育服务机构为主体,以市场化的运营机制为社会提供面向学习者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支持服务。政府促进应用与建立环境,院校率先参与到资源的共享应用中,起到较好的示范作用,带动形成良好的资源应用氛围,专业教育服务机构应成为共享的服务者。

  在资源共建的模式与机制方面,应以应用促共建。以需求为中心,通过模式创新与激励机制充分调动教育机构和教育者积极参与资源共建,同时通过整合专业机构,提高资源建设的效率和质量。政府根据社会人才需求以及社会均衡发展的要求制定学习指南,并不断加大政府订购资源的力度,拉动教育机构制作并公益投放学习共享;同时,由学习共享服务中产生市场需求,由服务机构订购资源,进一步拉动教育机构制作并投入到学习共享中。教育机构为资源建设的主体,但应结合先进的社会教育力量,特别是先进的企业教育资源,并由专业服务机构提供专业建设服务,提高建设效率和效果,构建共建的联合体系。

  广州数字化学习港作为推进广州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重要载体,自2003年始,开始了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探索和实践,经过十年发展,基本具备了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特征,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运行模式、机制和方法。广州数字化学习港作为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已经初具雏形。

  环境是基础,服务是关键。具体来说,为了促进共享,我们首先致力于建立共享的激励机制:广州市政府、教育局投入专项资金,建设面向社区、院校和企业的学习中心,让学习者有地方可学;广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出台了一系列的学习鼓励支持政策;高等院校(华南理工大学、广州电大)对参与数字化学习的基层职工进行学习资助,最高比例达到1600元/人,鼓励职工参加继续教育学习。目前,已经服务约63万人,培训累计超过4,400万人次,享有学费减免的人数达到2万多人。第二,建设数字化学习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在高校建立广州数字化学习港教育超市,在社区建立广州数字化学习港社区学习中心,在企业建立广州数字化学习港社区企业学习中心。第三,建立“先进推广”的服务模式,利用“互联网+电话”,精准、快速地找到用户,激发学习需求,并提供学习支持服务。

  需求是动力,能力是基础。为了促进共建,我们在实践中把握“建的内容”,响应学习者的需求,围绕当前学习者最迫切的就业上岗、职业发展、自我完善和子女教育等需求进行建设,并响应政府委托订购的建设需求。调动“建的意愿”,政府投入经费结合市场化机制,积极鼓励院校(教育机构)、企业参与资源的开发。找到“建的组织方法”,与院校(教育机构)联合办学,发挥院校的品牌号召力、师资优势和教学实力,与专家合作,自主开发教学资源。具备“建的能力”,提高数字化教育专业机构的系统服务能力、软件服务能力、资源服务能力和学习支持服务能力等基础服务能力。

  广州数字化学习港作为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雏形已经形成,我们有理由相信,区域数字化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是构建学习型社会建设中行之有效的策略与方法,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进行模式、机制和方法的优化和完善,一定能在学习型社会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